• 搜索 解放軍報

    周總理的神預言,“9·11”之前的“9·11”

    來源:黨人碑的熟人茶館作者:dangrenbei責任編輯:于雅倩
    2021-09-11 23:43

    戰斗到最后時刻的阿連德,他手中的沖鋒槍是卡斯特羅所贈

    今天是美國“9·11”事件二十周年。

    不過我更想說說另一個“9·11”事件:1973年9月11日,智利陸軍司令皮諾切特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聯合海、空軍司令和警察部隊首腦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以阿連德為首的人民團結陣線組閣的政府。阿連德在總統府進行了頑強抵抗,最終壯烈犧牲。

    阿連德的好友、智利共產黨員、1971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聶魯達這樣寫道:

    “阿連德的工作和行動,對國家民族的價值是不可磨滅的,他的所作所為激怒了我們的解放事業的敵人。這個危機的悲劇性象征意義,在轟炸總統府的行動中顯露無遺。這使人想起納粹空軍對西班牙、英國、蘇聯等國家不設防城市的閃電攻擊?,F在,智利也發生了同樣的罪行,智利的飛行員竟俯沖襲擊兩個世紀以來一直是我國人民生活中心的國家宮。

    叛軍正在圍攻總統府

    空軍轟炸之后,坦克立即行動起來。許多輛坦克猛烈圍攻孤身一人的智利共和國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他在辦公室等候他們。除了他那顆偉大的心,沒有任何人與他為伴,圍繞著他的是硝煙和烈焰?!?/p>

    阿連德最后的遺言是:

    “我只能告訴勞動者們:我絕不辭職!在這歷史的轉變中,我將用我的生命來回報人民的忠誠。

    智利萬歲!人民萬歲!勞動者萬歲!

    這是我最后的話,我相信,自己將不會白白的犧牲。我相信,至少這將是一堂道德課,將是對犯罪、懦弱和叛國的斥責!”

    在隨后的白色恐怖中,大批革命者和進步群眾被屠殺,總人數至少在三千人以上。這還不包括8.2萬名有記錄的被逮捕者,20萬流亡者,而智利當年人口只有一千萬。

    叛軍抓捕進步群眾

    噩耗傳出,舉世震驚,遠在北京的周恩來總理向阿連德總統的遺孀和家人發去唁電:

    “偉大的阿連德總統生前為了智利人民維護民族獨立和國家主權的斗爭,以及促進中智兩國人民的友誼和亞非拉第三世界國家的團結反帝事業,做了積極的努力,他的高尚愿望將永遠活在人們心中。相信智利人民將從這一沉痛的事件中吸取教訓,繼續前進?!?/p>

    阿連德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這可不是客套話。1954年他就訪問過中國,其后又兩次訪華,多次受到毛主席和周總理的接見,同我國第一代國家領導人建立了親切的私人友誼,甚至專門要求旁聽全國人大選舉毛澤東同志為國家主席,并通過國家憲法的全體會議。

    阿連德還曾擔任過智中文化協會主席,多次在議會中呼吁智利政府與臺灣斷交,承認新中國。他一再向中國領導人表示,只要他當選總統,就會宣布智利同新中國建交。

    演講中的阿連德

    這可不是空頭支票。1970年11月3日,阿連德當選總統;中智兩國12月25日就簽署了聯合公報,宣布建立外交關系。智利成為南美洲第一個與新中國建交的國家。

    國民黨反動派不甘心失敗,在里面搗亂,按理說偽館房產應該自動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所有,它們卻一方面敷衍智利外交部拖延交房時間,另一方面卻偷偷地把房子轉交給了智利抗癌協會,并讓該協會迅速遷進了病人,企圖以此引起社會輿論的同情而阻止把這所房子轉交給我們。阿連德總統聽說后氣壞了,指示智利外交部,由政府部門給抗癌協會另找一所房子,把臺灣偽館的房產最后交給我們。

    好不容易折騰完,當我們在這所房產上新建大樓時,又發現臺灣方面在撤出前挖掘了一條地道通到街外,搞了全套設備的竊聽裝置,準備隨時偷聽我們使館人員的談話。臺灣情報部門的幕后老大是誰,你懂的!

    美帝國主義不喜歡中國,也不喜歡阿連德的智利,原因很簡單,兩國人民都反帝、反壟斷、反寡頭,追求國家的真正獨立。

    阿連德

    阿連德當選的消息傳到華盛頓,美國總統尼克松破口大罵:“阿連德是狗娘養的、十足的混蛋!”

    國務卿基辛格在國家安全會議上大發雷霆,說:“我不明白當一個國家由于自己民眾的不負責任而倒向共產主義時,美國為什么要袖手旁觀?”

    后來發動政變推翻阿連德,1973年“9·11”事件的制造者皮諾切特也曾說過,他所做這一切的最終目標是“使智利不成為一個無產者的國家,而是成為一個企業家的國家”。

    一個“企業家的國家”,你沒聽錯。阿連德當選前,跨國企業的老板們就率先行動起來了。

    拉丁美洲商業理事會游說美國負責拉丁美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邁耶,要求美國政府支持阿連德的競選對手。安納康達銅業公司的董事會主席帕金森表示,他的公司和其他美國公司愿意拿出50萬美元來助選。國際電報電話公司的理事、前任中央情報局局長麥凱恩,通過現任局長赫爾姆斯,安排西半球分部主任布洛埃同國際電報電話公司的總裁吉寧見面。吉寧愿意出100萬美元,由中央情報局在智利搞事情。

    阿連德在演講

    阿連德也真沒讓這些家伙看走眼,一上臺就開始大刀闊斧干起來了。

    先說他的總目標,也就是政治方面:阿連德宣布要通過民主、多黨制和自由的方法和平過渡到社會主義,以建設“工人階級共和國”為目標著手進行社會改革,采取了一系列維護國家獨立、主權和民族利益的政策、措施。政治上,設立人民代表大會,提出要使智利成為“第一個按照民主、多黨制和自由的模式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社會”。

    經濟上,阿連德主張建立一個占主導地位的國有經濟成分,加強國家對經濟的干預,實行國有化、土地改革和福利政策。把銀行、自然資源(銅、硝石、鐵、煤等)和具有戰略意義的工業壟斷企業收歸國有,建立國家資本和私人資本聯合的企業,允許私營企業的存在;規定私人地產最多不得超過40公頃,沒收大莊園主土地2593萬英畝,分給農民辦合作社和農場;嚴格控制物價,增加工資百分之35%至47%,大幅度增加社會福利開支,實行醫療和基礎教育免費,低價出售糧食、生活必需品,每天向孕婦、育嬰婦女和15歲以下的兒童免費提供半公升牛奶。

    在對外政策方面,執行反帝、反殖、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獨立的政策,主張外交關系多樣化,先后同包括中國、古巴、朝鮮在內的十幾個國家建立和恢復了外交關系。

    阿連德和卡斯特羅

    所以,我個人對阿連德的評價是:

    雖然不認同他的議會道路,但我仍然欽佩他是一位偉大的理想主義者,一條硬漢子,不屈的反美斗士!

    但問題是,您別忘了,拉丁美洲是美國的后院,美國決不允許出現第二個古巴,阿連德成為另一個卡斯特羅。所以美國干涉智利,搞掉阿連德,既有冷戰大環境下的意識形態因素,也有維護美國在拉美霸主地位的地緣政治考慮,還有保護美資企業在智利投資的經濟利益的動因。

    美國的陽謀和陰謀,讓阿連德如鯁在喉,他曾多次派人找蘇聯、古巴和我們,請教“秘訣”。

    1971年6月,周總理在接受墨西哥《至上報》社長謝雷爾的采訪時,直言不諱地說:

    “我們不相信議會道路,我們不隱瞞自己的觀點。因為用議會政治選舉把外國侵略勢力趕走,實現民族完全獨立和建立真正的民主政權的,我們還沒有看到一個。

    阿連德和皮諾切特

    阿連德總統的當選帶有一定的偶然性,選舉是暫時的,是過渡的。因為選舉本身不能鞏固政權,所有政府必須依靠自己的武裝,或者是民主的武裝,或者是無產階級武裝,這才能保證政府掌權。

    阿連德總統的政權是個民主政權,但對我們來說,根據我們的看法,一個民主政權要鞏固,沒有武裝力量的支持是不可能的。你們拉丁美洲稍微有點進步傾向的政府被推翻的例子不勝枚舉?!?/p>

    謝雷爾不服氣了,說智利的軍隊不同于其他的拉美國家,智利軍人從不干政。

    周總理搖了搖頭,說了一個神預言:

    “我得提醒你注意另一件我認為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智利一小部分軍人接受了外國侵略勢力的影響,而且如果智利當局現在不注意的話,還有出亂子的可能。這個亂子就是軍事政變。當然,我們希望智利軍隊的官兵都是愛國的?!?/p>

    犧牲后被抬出了的阿連德

    謝雷爾回去,還是不服氣,智利方面也不服氣,他們說:

    “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周恩來果斷、明確和反常地表示,他堅信只有通過武裝暴力才能取得政權。選舉和議會道路至多能取得政府,但不能取得政權。他承認古巴道路更有效,他甚至提出在這個南方國家(智利)存在軍事政變的可能性。

    我們必須重申我們的信念同周恩來的思想相反。武裝暴力作為革命的道路,就抹殺了人成為完美無缺的人的可能性。在選舉和槍桿子兩者之中,我們選擇選舉。

    我們以人民的支持反對周恩來主張的武裝支持?!?/p>

    話說到這個份上,按理說“好良言難勸那啥啥啥”??墒窃蹅兊闹芸偫碚媸呛竦?,作為過來人,中國革命是尸山血海,敵我反復碾壓出來的,從“四·一二”、“四·一五”、“七·一五”再到皖南事變,到撕毀《雙十協定》,蔣介石這個“好老師”能表演的傾囊相授,所以看得多了,也就看得透了,但還是要對沒經歷過這些的同志們、朋友們,繼續“嘮叨”,因為這是血的教訓,你不聽勸,是要吃大虧的!

    周總理會見智利朋友

    1972年3月,智利執政黨、阿連德所在的社會黨總書記阿爾塔米拉諾來訪,周總理帶著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中聯部副部長申健和副總參謀長彭紹輝,和他們從下午六點談到凌晨一點,足足六個小時。

    阿爾塔拉諾后來回憶說:

    “我毫不懷疑我們創造了一項領導人會見的新紀錄。你想想,一位領導著11億人口、需要日理萬機的總理,竟肯花這么多時間與我們討論與智利有關的問題,主人的這份深情厚誼怎能不讓人感動?”

    都談了什么呢?

    首先,周總理針對阿連德要在智利進行社會主義革命的過激思想,誠懇而坦率地指出:革命要分階段,當前亞非拉人民的革命斗爭正處于民族民主革命階段,不能跳過這個階段,進入社會主義革命階段。如果混淆了這兩個階段的任務,就容易混淆兩個不同時期的路線和政策,結果使有“左傾”情緒的人感到不滿足,而思想“偏右”的人感到害怕,不敢參加革命,這樣就反而把自己孤立起來了。

    其次,在智利朋友談到要中立中產階級的問題時,周總理表示這個口號值得商榷,在民主革命階段要聯合中產階級,而不應中立它。因為中產階級總是帶一點民族資產階級性質的,它不能完全脫離同外國的經濟聯系,但只要是他自己經營的,就會有點民族自尊心。

    阿連德的宣傳畫

    周總理還以榮毅仁為例,說明團結民族資產階級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中國共產黨對末代皇帝都采取團結爭取的政策。

    再次,關于對外資實行國有化的問題,周總理指出應區別對待。先沒收美國資本,其他國家的暫時不動,這樣可避免他們同美國聯合起來進行破壞,也可使他們努力經營,還可以利用他們的技術人員。在做法上,可分步驟,逐步沒收,也可以分股,例如國家占51%,外資占49%。這樣有利于生產,有利于全國經濟的穩定和發展。

    第四,周總理詳細介紹了中國革命的歷史經驗教訓,再次強調軍隊是中心問題。他針對智利軍隊有資產階級民主傳統、不干政的說法,指出世界在變化,拉美在變化,智利也不會原封不動,不僅是外國的侵略勢力,就是本國的保守勢力,也要利用軍隊。在這種進步與保守激烈斗爭情況下,軍隊不會不受影響。

    周總理還以剛發生不久的玻利維亞軍事政變為例,提醒智利朋友要準備“兩手”,要做軍隊的工作,爭取軍隊站在進步方面。

    周總理

    最后,周總理還強調,馬列主義要同本國革命實踐相結合。拉美的社會主義革命一定要在拉美的土地上,與拉美的具體情況結合起來,否則就是空想的社會主義。智利可以了解蘇聯十月革命、中國革命以及發生在拉美的古巴革命的經驗,但一定要同本國的具體情況相結合,形成自己的政治路線,選定自己應該走的道路,才能最終取得勝利。

    特別請大家注意,這次談話我方出席人員中的申健同志,他可是我黨情報“后三杰”之一,所以周總理的這次超長談話,可不只是推心置腹、語重心長,更是有的放矢、言之有據,無奈仍未引起阿連德的足夠重視。

    什么時候,智利朋友才明白過來了呢?

    “9·11”事件之后,1973年9月20日,墨西哥《至上報》社長謝雷爾派記者采訪剛剛逃出智利的阿連德夫人布西,請她談談對阿連德執政這段歷史成敗的看法。

    智利軍隊

    布西說:“事實證明,靠選票或選舉是不夠的。除了在選舉中取勝之外,還必須武裝人民,或擁有一支為自己服務的軍隊。為此就應該有一支與我們現在的軍隊完全不同的軍隊。

    雖然確實智利的軍隊一直是維護法制、從不參與政治的,但由于階級成份,它終究是一支為統治階級效勞的軍隊?!?/p>

    謝雷爾決定第二天就在《至上報》上發表這篇談話。

    1976年1月,周總理逝世,謝雷爾的《至上報》立即發表社論,稱他是“推動歷史發展的非凡人物”。

    人民軍隊忠于黨

    回顧這段歷史,周總理反復提醒智利朋友和阿連德總統的,其實總結起來,就是毛主席的一句話,也是中國革命的一條經驗教訓:

    “沒有一個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

    (注:所有圖片均來自網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