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解放軍報

    走下108級臺階,還是喀喇昆侖的兵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小龍 杜海兵 唐 帥責任編輯:王韻
    2021-09-09 06:56

    走下108級臺階,還是喀喇昆侖的兵

    ■李小龍 杜海兵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唐 帥

    8月底,雪域高原氣溫驟降。位于喀喇昆侖山脈中段的神仙灣哨所瞭望樓上,3名老兵的身影在寒風中顯得格外挺拔。

    在這3名老兵的軍旅生涯中,這樣無言的站崗執勤不知經歷多少,但這次有些不同,因為這是他們最后一次站在哨樓上眺望遠方的巍峨雪山——再過幾天,他們將退出現役,離開這里。

    3名老兵完成最后一次站崗執勤任務后,面向哨樓敬禮。張云賀攝

    下一班哨兵沿著臺階拾級而上,老兵曲磊從他們的前進速度判斷出,他們都是今年才來到連隊的新同志,這讓曲磊回想起自己還是“新兵蛋子”時的情景。

    “第一個上哨的就是咱們連的‘好漢’,準備好了嗎?”第一次站在神仙灣哨樓腳下,面前是先輩壘砌的臺階,周圍是連綿不斷的山脈,曲磊真正意識到自己肩負的責任——戍守邊疆、保家衛國。班長告訴大家,從哨所到哨樓的臺階有108級,寓意新兵下連后,誰第一個上哨就是“好漢”。本就心潮澎湃的熱血男兒在班長的激勵下更加激動,為了成為同年兵中的“好漢”,曲磊在聽到發令聲后,一馬當先沖了出去。然而,看起來不長的路,卻給了曲磊當頭一棒。高原反應和高低不同的臺階讓他心如擂鼓、呼吸急促,還沒走到一半路程,就已頭暈眼花,不得不走走歇歇。

    最終,曲磊與“好漢”失之交臂,他告訴筆者,這是神仙灣給他上的第一課——神仙灣上沒有神仙,有的是面對挑戰的勇氣和面對困難的堅持。

    如今的曲磊,早已能夠一口氣走上哨樓,他知道第8級臺階由于風吹日曬,有了一條小小的裂縫;知道第65級臺階的坡度有73度,是所有臺階里最陡的;知道第74級臺階是唯一一級紅色的,登上連隊“龍虎榜”的戰士每年都會來這里拍照留影……他也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最后一次走下這108級臺階,向軍旅告別。

    “哨兵同志,執勤時間已到,請您下哨?!苯由趹鹩训穆曇舸驍嗔饲诘乃季w,看著面前稚氣未脫的臉龐,他心中感慨萬分。站在曲磊右側的下士劉卓豪率先向前踢出一步,準備交槍,他總是這樣雷厲風行。

    與曲磊不同,劉卓豪是同年兵當中第一個登上哨樓的“好漢”,初來乍到就鋒芒顯露,此后“打頭陣、當先鋒”就是他投身軍旅的座右銘。當兵5年,每次比武競賽,他總是第一時間報名參加,并且成績優異;面對各項任務,他總是沖鋒在前,帶領隊伍圓滿完成任務;連隊里有什么大事小情,只要他知曉,就一定積極參與,貢獻智慧力量……今年,面對有限的留隊名額,劉卓豪主動提出退伍。

    即將離開,劉卓豪心有不舍,但仍是行動果決。離開哨樓前,他始終堅定的腳步卻有了幾分遲緩。這名向來沉默少言的老兵回過頭來,對著寒風中的年輕身影留下囑托:“能成為神仙灣哨所的兵,是我此生最光榮的事。戍邊執勤重于生命。接過我們手中的鋼槍,希望你們傳承好喀喇昆侖精神,為祖國和人民站好崗?!薄罢埨媳痉判?,擔起戍邊守防的重任,我們決不守丟祖國一寸土地!”聽了幾名新兵的回答,他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步步走下臺階,3名老兵的步伐比以往都慢。一直沒有說話的上等兵王迎已經紅了眼眶。他越走越慢,終于忍不住蹲下身來,撫摸著腳下的臺階,聲音哽咽:“時間真的過得太快了,我舍不得大家,舍不得神仙灣……”面對離別,這名老兵哭得像剛入伍時思念家人的新兵。

    “敬禮!”

    “禮畢!”

    走完108級臺階,站在哨樓腳下,王迎擦干了淚水,與另外兩名老兵一起面向哨樓,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整齊洪亮的聲音在空中回蕩:“我永遠都是喀喇昆侖的兵!”

    這是發生在火箭軍某旅發射四連的故事。一名戰士帶著深深的不舍和遺憾,無奈退伍,而他不經意的一句話戳中了指導員的淚點。分別在即,且聽他倆怎么說——

    離別,讓我更知責任重

    ■火箭軍某旅發射四連指導員 鄧東睿

    “旅里留隊指標有限,你們連還得再走一個,抓緊開支委會研究,午飯前把名單上報機關?!崩媳艘矍耙恢?,教導員火急火燎地把我喊進房間。

    沒有人愿意離開,作出選擇很難。支委會上,綜合考慮各個方面,最終決定上報六班上等兵崔殿志,一個極度渴望留隊的戰士。

    上報名單后,我的心情一直很壓抑。集合吃飯時,我無法與崔殿志對視。也許是因為這種回避,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厮奚針菚r,崔殿志一路跟著我,直至來到我的房門前,他終于聲音顫抖地問了句:“指導員,我是不是真的留不下了?”那一瞬間,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能躲進房間。關門前,透過門縫,我看到崔殿志用手撓著頭,看著墻上的崗表,通紅的雙眼愣愣地盯著自己的名字。

    下午體能訓練,我拉著崔殿志一起跑步。一路上,我給他分析了不能留隊的原因,安慰他如果還想繼續當兵,退役后可以二次入伍。而他的回答,讓我平復了一中午才得以安定的心情再次無法平靜:“指導員,可那個連隊沒有你??!”

    我不想在這個戰士的面前哭,但我忍不住。

    當指導員這一年來,我與他們分享人生道理,關注他們的成長進步,和他們一起奔跑拼搏……也許是因為我也太過年輕,不僅是崔殿志,送走哪一名戰士,對我來說都是撕心裂肺的痛。但我知道,對于他們,軍旅生涯終究是人生旅途的一站,踏出營門,他們要走的路還很長。

    “從今天起,你們將完整地屬于你們的父母、戀人,再也不用飽受相思之苦、忍受離別之痛。但是連隊失去了你們,指導員也失去了你們?!崩媳艘蹜┱剷?,看著一張張即將離隊的老兵面龐,我說了一段傷感的話。那晚,我們哭得稀里嘩啦,我和連長徹夜難眠。

    在微弱燈光中沉默無言,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帶兵人對一名戰士該有多么重要,盡管相處的時間有長有短,但足以影響終生。我暗暗告訴自己,一定要當一名深受戰士喜愛的合格帶兵人。

    離隊,別留遺憾在軍營

    ■火箭軍某旅發射四連上等兵 崔殿志

    臨近9月,我知道將有一場離別到來,只是沒有想到,短短一個上午,自己從送別者變成了離開的人。

    得知連隊還有一個人要退伍時,我的心就高高地懸了起來。中午吃完飯后,我跟了指導員一路,最終在他的房門前鼓起勇氣問他,要走的是不是自己。面對我的提問,指導員沒有像以往一樣笑盈盈地把我迎進屋里,而是一反常態把我關在了門外,他沒有給我回答,但我已經知道了答案。

    以前,班長骨干常對我說:“你的體能、作風都不錯,但專業學習總落后頭,想留隊的話,還要加油?!边@兩年來,我總覺得日子還長,總在等待下一個機會,沒想到是自己荒廢了光陰。

    我愛這滾燙的軍營,舍不得這身好不容易才穿上的軍裝。半個月前,我還在計劃,選取士官后,年底休假回老家報喜。而現在,我拿著手機,卻不敢打給父母。

    老兵退役懇談會上,大家講述著自己的故事,訴說著對連隊的不舍,兩年軍營生活的一幕幕也在我眼前回放:練體能、訓隊列、強作風……但更多的是遺憾。

    如果能再來一次,我寧愿不休息,也要抓緊時間背記專業知識、學習崗位技能;

    如果能再來一次,我會克服所有的困難,跟著大伙兒多執行些任務,多看看大漠戈壁里“最美的煙火”;

    如果能再來一次,我會挺起胸膛,大聲告訴連長、指導員:“上等兵崔殿志準備好了,已經具備留隊條件!”

    “如果,如果真的能再來一次,我還想到這個連隊當兵!”

    ……

    然而,時間不會倒流,現實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如果”。

    再見了,親愛的連長、指導員,說好的要用笑容為大家送行,你們怎么淚眼蒙眬?

    再見了,火熱軍營、戰友兄弟,我會永遠把你們記在心中……

    (胡 耀整理)

    ?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