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解放軍報

    將革命歷史故事講到讀者心里——讀徐貴祥新作《鮮花嶺上鮮花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劉振華責任編輯:葉夢圓
    2021-09-06 09:43

    將革命歷史故事講到讀者心里

    ——讀徐貴祥新作《鮮花嶺上鮮花開》

    ■劉振華

    在當前眾多軍旅作家中,徐貴祥一向以寫革命歷史題材的小說而獨樹一幟。在諸如《歷史的天空》《馬上天下》《八月桂花遍地開》等作品中,他以一名軍旅作家強烈的使命感、獨到的眼光、嚴謹的創作,為讀者講述發生在中國革命歷史上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故事,塑造了一個又一個性格迥異又真實可信的革命英雄形象。他的新書《鮮花嶺上鮮花開》,同樣保持了他一貫的創作風格和創作水準。其收錄的兩部中篇小說在為讀者帶來兩個精彩故事的同時,也讓我們受到了一次精神洗禮和靈魂升華。

    好故事是一篇小說成功的關鍵所在。中篇小說《鮮花嶺上鮮花開》有兩條故事線。一條明線講的是成功的民營企業家畢伽索在取得物質生活的富足后,一直想著借給故鄉投資的機會,為他那曾經參加過抗日戰爭的父親畢啟發恢復名譽;另一條暗線則是講述韋夢為、畢啟發等老一輩革命家在抗日戰爭中的一系列戰斗故事。作品看似是在寫一個發生在現代的故事,實際上是在給大家描繪一幅革命戰爭年代的英雄譜。小說通過不斷在歷史和現實間切換,圍繞這兩條故事線展開。小說開始就拋給讀者一個懸念,后來通過一環扣一環的緊湊情節,帶著我們揭開了故事的謎底:畢啟發對自己曾參加戰斗的錯誤記憶,讓大家一直誤以為他是個“逃兵”,而真實情況是他在同一時間參加了另外一個地點的另外一場戰斗。當看到故事結尾,老英雄畢啟發說出“還有三個”時,他其實是在回憶那三個和他一同參加戰斗卻犧牲在戰場上的戰友。小說到了這里,達到一種主題上的升華。畢啟發代表的不僅僅是他個人,還代表了中國革命史上成千上萬的無名英雄。這些無名英雄的前仆后繼和舍生忘死,為中國革命的偉大勝利作出了巨大貢獻。

    書中的另一部中篇小說《紅霞飛》,主要講的是革命初期紅軍宣傳隊的戰斗故事。在這篇小說中,徐貴祥從小處著手,以一名紅軍宣傳隊的“挑夫”何連田為切入點,講述了一支紅軍宣傳隊在戰斗中發揮獨到作用以及宣傳隊官兵在戰火中成長成熟的故事,表達了老一輩革命家不忘初心、追求信仰的革命精神。這篇小說看似在寫戰爭,全文卻沒有出現過一次有關戰斗的具體描寫,而是通過宣傳隊參加的一系列活動來反襯殘酷的戰爭。徐貴祥之所以要將紅軍宣傳隊作為這篇小說的主體,源于1929年的兩個歷史事件:一個是周恩來代表中央起草的給紅四軍的“八月來信”,其中大力稱贊了紅四軍關于“宣傳兵”的組織;另一件則是古田會議,在其決議的第四部分專題闡述了紅軍宣傳工作,明確了宣傳隊的規模結構。在革命斗爭中,部隊的文藝宣傳隊所起的作用絕不僅僅是唱唱歌、跳跳舞,讓部隊娛樂一下那么簡單,其在戰斗過程中是一支特殊的“戰斗隊”,對鼓舞我軍士氣、宣傳我軍政策和瓦解敵軍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打仗不能光靠武器,思想上的武裝、精神上的激勵同樣重要,而文化工作就是一種最貼近官兵的形式方法。就像作者在自序中所言:“在土地革命的腥風血雨中,在饑寒交迫的長征路上,在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戰場上,始終活躍著一支特殊的隊伍,他們是照亮黑暗的燈,是融化冰雪的火,是凝聚精神的神,他們就是自古田會議之后一支伴隨著中國革命的特殊兵種——文藝宣傳隊”。

    徐貴祥所塑造的小說人物非常有個性特點。在他的筆下,幾乎很少花功夫去描寫人物的具體外貌和形象,但通篇讀下來,卻讓讀者感覺到這些人物都仿佛栩栩如生地站立在面前,讓人印象深刻。他將人物的外在形象留給讀者去想象,更多地是通過人物的語言和行為去刻畫其內心世界和性格特點。作為《鮮花嶺上鮮花開》這篇小說主要塑造的人物畢啟發,從一出場就是一個精神有點問題、幾乎喪失語言能力的老人,小說從頭到尾都沒有正面去描寫他在那場營救戰斗中的具體表現。他的種種性格特點及英雄事跡,是通過其他人物所搜尋到的關于過去的碎片線索拼接而成,這和一直像神一樣存在的戰斗英雄韋夢為、戰友喬如風形成了鮮明對比。但正是那場在畢啟發記憶中已經模糊的戰斗,給了讀者更加豐富的想象空間。我們會在那場激烈殘酷的戰斗中想象畢啟發面對敵人時的英勇頑強和視死如歸,這點和韋夢為、喬如風并無兩樣;而同樣讓人感到震撼的是他作為一名抗戰老兵負傷歸來后,甘于平凡、淡泊名利,直到晚年才真相大白得以正名,這種英雄形象對于讀者來說更加具有感染力和震撼力。

    小說的主線人物畢伽索也塑造得立體豐滿。作為一名成功的民營企業家,他擁有富足的物質生活,但當他的物質欲望得到滿足后,其精神世界卻產生一種空虛感,所以才引發他想為故鄉做些事的沖動和極力要為父親正名的想法。但當父親的英雄身份最終得到證明,他反而把之前一直很在乎的功利化的想法看淡了,更愿意為故鄉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同樣,小說中如韋子玉、亓元、查林等人物形象,也是當前社會各個階層不同形象的真實映照,猶如多面鏡般折射出復雜的人性來,從中可見作者閱歷豐厚、筆鋒老辣。

    在小說《紅霞飛》中,徐貴祥所塑造的人物其實都是一些小人物。他們來自于普通百姓中,成長于戰火硝煙里,在戰爭中時刻經受著生死考驗,完成了一次次靈魂的蛻變。徐貴祥通過這些人物的故事告訴讀者:英雄不是天生的,英雄是在危難關頭挺身而出的普通人。這篇小說的線索人物何連田,本是一名戰斗連隊的普通戰士,老實本分、木訥忠厚,因為一次無意中犯下的錯誤,而被“發配”到宣傳隊當挑夫。從最初的不樂意,到慢慢受到隊長楊捷慧的影響開始喜歡上宣傳隊的工作,再到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宣傳隊骨干,作者對人物內心世界的刻畫立體豐富,每一次性格的轉變合乎情理、自然流暢。

    徐貴祥的小說語言一直很生動。在他的小說中,沒有太多華麗的辭藻和精美的修飾,卻以一種質樸通俗的語言讓讀者感到親切自然,閱讀感極強。在這兩篇新作中,他運用了大量自己創作的歌詞和順口溜,如在《鮮花嶺上鮮花開》中,他借革命英雄韋夢為之筆寫下這樣一首歌曲:“鮮花嶺上鮮花開,花開時節紅軍來,紅軍來了為平等,平等世界人是人……”歌詞雖然很質樸,卻有一種平易近人的美,將紅軍革命的目的講得通俗易懂,既烘托了故事主題,又暗喻了那些默默無聞的革命英雄正像是鮮花嶺上的朵朵鮮花,鮮艷奪目、千古流芳。在《紅霞飛》中,何連田和楊捷慧共同創作了一首“五句腔”《為誰扛槍》:“紅軍為啥打勝仗,紅軍‘國軍’不一樣。紅軍打仗為信仰,‘國軍’打仗為吃糧,有奶便是娘。紅軍為啥打勝仗,紅軍‘國軍’不一樣。紅軍砍頭風吹帽,‘國軍’風吹兩邊晃,轉身就投降。紅軍為啥打勝仗,紅軍‘國軍’不一樣。紅軍住宿睡門板,‘國軍’過境如虎狼,敲詐勒索搶……”這段順口溜將我軍的性質宗旨、優良傳統等進行了生動闡述;再有描寫何連田在深入國民黨軍隊進行思想瓦解時,即興創作的那首活潑的快板,既將我軍的政策講得明明白白,又將國民黨軍隊的殘忍無道說得清清楚楚,類似這樣的創作在徐貴祥的小說中還有很多。徐貴祥的小說正是通過這些生動鮮活的語言,將讀者帶入到革命戰爭年代,讓我們的心靈受到一次次的震撼和感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