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解放軍報

    回到拉丁拉,這里的每一幀美景都是她心里最惦念的遠方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李國濤 李學文 曾厚望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1-09-12 07:46

    回到拉丁拉

    ■李國濤 李學文 曾厚望

    西藏山南軍分區某部四級軍士長趙仁湖服役期滿之際,妻子楊興波帶著兩個兒子從云南昭通來隊探親。在哨所石碑旁,他們留下這張珍貴合影。張照杰攝

    盛夏時節,在祖國西南邊陲的高原上,一陣山風呼嘯而過,拉丁拉哨所旁的松柏隨風搖曳,遠處的雪山隨著云朵的飄蕩若隱若現。

    看著眼前的美景,軍嫂楊興波心里有些感動。這是她第三次來到雪域邊關。無論霧起山間,還是風沉心底,抑或是星光乍現,拉丁拉的每一幀美景都是她心里最惦念的遠方。

    16年前,趙仁湖報名參軍,在離家前和楊興波訂下婚約。送他離開的那天,楊興波緊緊握著他的手,盯著他胸前的那朵大紅花,數次哽咽。過了很久,她抹掉眼淚說道:“到高原后,照顧好自己,我等你回來?!?/p>

    趙仁湖入伍來到拉丁拉哨所。那時,哨所沒電沒手機信號,官兵只能通過寫信和家人聯系。

    等待趙仁湖的來信,也成了楊興波生活中一件甜蜜的事情。

    從趙仁湖的信中,她了解拉丁拉哨所矗立在雪山之巔,那里有湛藍的天空,漫天飛舞的雪花,挺立于狂風中的松柏……她的心上人就在那里,帶著她的愛戀,守護著祖國美麗的山河。

    有時候,楊興波也會提筆寄情于信箋中,向趙仁湖訴說相思。信件一來二去,成了心連兩地的鵲橋。

    那年冬天,高原上大雪封山,楊興波遲遲沒有收到趙仁湖的來信。臨近年關,看著別人出雙入對,家人團圓,楊興波想到自己的戀人杳無音信,不禁心里一酸。這種漫長又辛苦的等待,還要堅持到什么時候?就連家人也對她說:“趙仁湖離你這么遠,不能經常陪在你身邊,嫁給他要吃不少苦頭?!?/p>

    不知經過了多少個日夜的輾轉反側,楊興波最終心一橫,含淚寫下了“訣別信”。從那以后,楊興波每次收到趙仁湖的信件,都會含淚讀完,卻再也沒有回過信。

    不久后,趙仁湖休假回家。相愛的兩人忍不住相擁而泣,最終重歸于好。

    拉丁拉在藏語里意為“山口風大的地方”,拉丁拉哨所也因此被稱為“風中哨所”?!暗責o幾尺平,風無一日停,一年一場風,從春吹到冬”是這里環境的真實寫照。

    2010年,兩人在信里約定在駐地領證結婚。楊興波第一次前往軍營。她先坐飛機進藏,而后換乘汽車。那時,通往邊防的路是一條由土石鋪成的環山路。車行駛在路上一搖三晃,如同在風浪中漂泊的扁舟。路途顛簸再加上缺氧,楊興波的胃里翻江倒海,一到低海拔路段,就得下車休息,經過三天兩夜的奔波才到了金布山下。

    從金布山山腳通往邊防連隊,只有一條崎嶇蜿蜒的羊腸小道,楊興波跟著趙仁湖走了7個多小時才到達連隊,又幾經周折終于登上拉丁拉哨所。一路走來,楊興波憔悴了不少,但對她而言,只要能見到丈夫,一切都值得。

    那一次,楊興波和趙仁湖領了“紅本本”。拉丁拉哨所的官兵成了他倆浪漫婚禮的見證人。

    從此,藍天、白云、雪山、哨樓成了楊興波枕邊的夢,拉丁拉哨所也成了她的另一個家。

    哨所沒電沒手機信號的時代漸漸遠去,兩人的聯系方式從原來寫信傳情變成通過手機傾訴思念,現在還可通過視頻通話隔空相見。即便如此,趙仁湖還是屢屢“失聯”。

    楊興波也漸漸習慣了這樣的相處,視頻聊家常盡量言簡意賅,沒有抱怨,只有鼓勵。

    婚后,曾經性格嬌弱的楊興波,獨自挑起照顧孩子和老人的重擔。有時候,她很想向趙仁湖訴訴苦,卻說不出口。

    有一回,兩個孩子同時生病,屋里屋外都是孩子們的哭鬧聲和咳嗽聲。楊興波忙前忙后,等孩子們病情好轉,她卻病倒了。

    孩子們只有在趙仁湖休假的時候才能見到父親,為了不讓他們對父親的印象模糊,楊興波在孩子們的床頭擺上了她和趙仁湖在拉丁拉哨所的合影。每天,孩子們睡前,楊興波都會給他倆講拉丁拉哨所的故事。趙仁湖休假回家時,會教大兒子疊被子,帶著他進行體能訓練。趙仁湖歸隊后,楊興波也會這樣要求孩子。

    慢慢的等待,成了楊興波漫漫的守望,她總期待著再次前往拉丁拉哨所。盡管山高路遠,但她深知路的盡頭是甜蜜的團圓,再苦再累也值得。

    2019年春節前夕,小兒子在一次視頻通話時第一次開口喊了一聲“爸爸”,趙仁湖笑得合不攏嘴。見此情景,楊興波既有幾分激動,也有幾分心酸?!凹热荒悴荒芑貋?,那我就去陪你”,于是,楊興波帶著兩個兒子,千里迢迢來到高原。

    一路上,盡管舟車勞頓非常疲憊,但母子三人看著窗外的美景,心情非常舒暢。經過兩天一夜的行程,他們到達了邊防連隊。時隔9年,楊興波再次踏上這條探親路,原來泥濘的土路修成了水泥路,通往邊防連隊的羊腸小道也開辟出了車行路……

    就在這時,小兒子出現了高原反應。母子三人只好停下前往哨所的腳步,在連隊住了一些日子后返回老家。

    今年年底,戍邊16年的趙仁湖即將退役。在丈夫退伍前,楊興波決定帶著孩子們再次回“遠方的家”看看。

    有了之前的教訓,楊興波這次上高原前,做足了功課。她在行李箱中裝了不少厚實的衣物、克服高原反應的藥物……母子三人趁著高原氣溫比較高的時節來到邊關。

    那些天,正逢雨季,大雨連下了幾個星期。難得大雨初歇,楊興波牽著大兒子,丈夫牽著小兒子,一家人沿著泥濘的山路艱難前行。沒走幾步,小兒子便嚷嚷著要大人抱著他上山。楊興波拿出提前準備的糖果,塞給小兒子,鼓勵他不要輕易放棄。

    高原上,晴雨不定。一家人走到半路休息,欣賞著遠處的雪山,可一眨眼的工夫,大雨再次傾盆而至。

    面對突如其來的雨,楊興波擔心兩個孩子會淋雨著涼,小兒子也哭鬧著要回去??尚兄涟胪?,不能說回頭就回頭。楊興波鼓勵兩個兒子:“你們是軍人的孩子,不能遇到困難就退縮,快到哨所了,我們走快點?!?/p>

    小兒子還有些執拗地要往回走。趙仁湖一把抱起他,用寬厚溫暖的身軀將他護在懷里。小兒子不再哭鬧,楊興波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經過近兩個小時的艱難跋涉,一家人到達哨所。

    他們走進哨樓,官兵熱情地給一家人遞上了熱茶?,F任哨長厙鵬飛抱起楊興波的小兒子趙一愽,教他使用望遠鏡;下士李明揚給楊興波的大兒子趙明輝講哨所官兵的故事……

    窗外寒風呼嘯,哨樓里暖意融融。楊興波看著眼前其樂融融的場景,一陣暖流在心頭流淌。在她看來,這便是家的感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